• 时隔快半年,我终于能再次登上大巴的后台。

    我都快热泪盈眶了。

    很舍不得大巴的清净,却还是被大巴的崩溃弄得也快崩溃了。

    所以还是搬去了新浪。

    新的博客地址是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yanzi917

  • 让你觉得生命没静止,无论多少岁仍有很多种可能的人我很珍惜。
    青春,第一个想起来总是花。
    带着北方并没有,湿热南方雨气息的花。
    我们必须都是花啊,开开败败才是人生。
    常在想到青春的时候听老歌的时候.
    产生种几乎要哭的心情。
    我们都用自己的身体和漫长等待写过一首叫青春的诗

    觉得每个人,到死时。想起来,最对不起的时光说不定就是青春。
    该疯时,没怎么疯。应狂些,也不敢狂。
    浑身都是刺,也浑身都是光的青春。
    就藏藏掖掖地这么过了。
    别让人生中有太漫长的等待。
    这一生并不长.
    等公车等地铁等机会等爱情等未来等梦发光。就没了

  • 有时候一颗心会突然感受到成长。
    不是老去,是成长。
    它也许就发生在一次偶然的事里。
    然后你觉得心慢慢地蓬松起来。
    愿意并有勇气去做一个善良的混蛋。
    做一个变态的疯子。
    做一个偏执的怪人。
    做一个快乐的自私鬼。
    但相信善的存在,觉得世界有糟粕也有美好,会记恨也能原谅。
    真是件过瘾的开心事。爱咋咋的。

    总有些照片看完后,觉得心惊胆颤黑暗无边。
    我仔细想一直喜欢的日剧的原因。
    因为它对阴暗从不遮掩,却总从内里看到希望。
    以前看过一句话。创作要展现悲剧之美而非悲剧。
    展示能多颓废多残忍多可怕,总觉得并不是任何文艺创作的目的。
    生活可以蛋疼,但疼完了也得有复原的能力。
    不然就不是文艺是懦弱。

  • 这次拍得爽与轻松,因着拍的是我们自己工作室形象照。
    嘻嘻哈哈好没正经的拍完。完全是在玩,拍一整天也并不累。

    一直有话想对你们说,天天在我身边的这样伙伴们:
    都说女孩不需背负过多责任,所以总算轻松。
    其实有自我的女孩,都背负着我们自己的梦。
    不想依赖谁,不愿单单索取,想要付出爱。
    抓紧每一段突然静止的青春。
    每个姑娘都是耐读的故事跟相貌无关。
    你们明媚着可爱着成熟着帅气着。
    同时拥有力量与柔软的女孩最难得,你们通通都是。

     

    老男孩们,你们跟女生不同,背着那么多的责任。
    却仍愿相信梦想,不光相信,还执着于实现梦想,多勇敢。
    你们既成熟却又不现实,既智慧但又永远握着天真。
    天知道,这是多么可贵的光芒。
    说真的,我每天看着你们,佩服着你们,欣赏着你们。
    想着怎么好男人都扎堆在我们这个家里了。我爱你们。

    在这样繁华与浮躁的北京。
    和你们在一起。
    是最好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我最怕那些大公无私的人。一片恒心向太阳。像座大山横在大路上。
    拿着放大镜也遍寻不到缺点。多可怕。
    其实自私点好。无知点好。冲动点好。愚蠢点好。
    哪里有真正永恒的东西。
    与其相信周而复始。倒不如冷暖自知。
    在反复无常里使把劲保持多些。反而才塌实。

   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。
    出不出名倒并不打紧。但趁不趁早却是头等大事。
    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时候。
    别人我不知道。我是真心伤感了一把。
    也不为别的,真就是为了那些逝去了就再也追不回来的青春。
    我高中看榜后。顾不上跑回家。
    在公共电话亭里就打电话给我妈说。
    我真不敢相信,我要开始完全不一样的新生活了。
    那电话亭在学校侧门的门口。
    门外有修自行车的。
    那种心情就像是小时候比赛得了第一名。
    心脏突突跳着,想要马上飞奔回家的感觉。
    夏天里的烈日晒着。远处热汽升腾的软柏油路没有一个人。
    那时候,觉得青春嘭嘭地往外胀。就快跳出胸口。
    我当时就有着先知先觉的玻璃心。
    在同班同学忙不迭地烧卷子砸水壶的时候。
    一个人很伤感地往教学楼里溜了一圈。
    教室都已经锁门了。我扒在门口玻璃上楞了大半响。
    就跟分手似的,心里一阵一阵地酸。
    觉得什么东西噼里啪啦地就飞走了。

    一直在我的心里是有个错觉的,觉得我好像从来没和女生吵过架。
    那天仔细想上高中的时候。
    忽然电光石火地就想起来一件事。
    我好像和高一的同桌高二的同桌都冷战过。
    就是一个周一个周地不说话。不知道为啥吵成这样。
    后来也不记得为啥又和好了。
    真好。我特崇敬小时候的自己个儿。
    敢表示恶。也不觉得恶一点有啥不妥。
    再怎么地觉得现在的自己仍然喜怒形于色,算是敢怒敢言。
    却恁地再也没了少时的那股子关于恶并不自觉的厚脸皮。
    其实,正是因为那时心里真正没有恶。
    才不觉得做什么事情竟是恶的。

    倒是长大了的诸位包括我。
    顶着爱的幌子,却干了好些个自私的事。
    我爱你,所以我要占你为已有。
    你凭什么不乐意,我明明就是为你好。
    我爱我自己,所以我要变得更好。
    你不可以做这些,因为好女人才不这样呢。
    有些人在冷静与冷漠里分不清楚。
    有的人在热情与放浪里搞不明白。

    以前的你说不定偷过东西,打过架。
    泡过姑娘,骂过脏话。
    抠了鼻屎抹在过桌子底下过。
    但你青春,所以你的愚蠢也不愚蠢了。
    越长大越发现,原来愚蠢只配和青春呆在一起。
    是不是怀念小时候那个充满了棱角,浑身是缺点。
    天天耍矫情却真的一点也不矫情的你。
    这就是青春啊。山花烂漫里一点一点被漏出去的青春。


   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    慢慢往回跑跑,找找花丛里的自己。
    那些谈着恋爱,流着泪,抠着自己的口袋子,憋着好多坏主意的自己。
    看看,看看,我到底是有多想你。